<div id="1qfgx"><i id="1qfgx"><sub id="1qfgx"></sub></i></div>

  1. <video id="1qfgx"><td id="1qfgx"></td></video>
  2. 您現在的位置:杏壇小學語文教學>童話>安徒生童話

    織補針
        從前有一根織補衣服的針。作為一根織補針來說,她倒還算細巧,因此她就想象自己是
    一根繡花針。
        “請你們注意你們現在拿著的這東西吧!”她對那幾個取她出來的手指說。“你們不要
    把我失掉!我一落到地上去,你們就決不會找到我的,因為我是那么細呀!”
        “細就細好了,”手指說。它們把她攔腰緊緊地捏住。
        “你們看,我還帶著隨從啦!”她說。她后面拖著一根長線,不過線上并沒有打結。
        手指正把這根針釘著女廚子的一只拖鞋,因為拖鞋的皮面裂開了,需要縫一下。
        “這是一件庸俗的工作,”織補針說。“我怎么也不愿鉆進去。我要折斷!我要折斷了
    !”——于是她真的折斷了。“我不是說過嗎?”織補針說,“我是非常細的呀!”
        手指想:她現在沒有什么用了。不過它們仍然不愿意放棄她,因為女廚子在針頭上滴了
    一點封蠟,同時把她別在一塊手帕上。
        “現在我成為一根領針(注:領針(brystnaal)是一種裝飾*?,穿西裝時插
    在領帶上;針頭上一般鑲有一顆珍珠。)了!”織補針說。“我早就知道我會得到光榮的:
    一個不平凡的人總會得到一個不平凡的地位!”
        于是她心里笑了——當一根織補針在笑的時候,人們是沒有辦法看到她的外部表情的。
    她別在那兒,顯得很驕傲,好像她是坐在轎車里,左顧右盼似的。
        “請準許我問一聲:您是金子做的嗎?”她問她旁邊的一根別針。“你有一張非常好看
    的面孔,一個自己的頭腦——只是小了一點。你得使它再長大一點才成,因為封蠟并不會滴
    到每根針頭上的呀。”
        織補針很驕傲地挺起身子,結果弄得自己從手帕上落下來了,一直落到廚子正在沖洗的
    污水溝里去了。
        “現在我要去旅行了,”織補針說。“我只希望我不要迷了路!”
        不過她卻迷了路。
        “就這個世界說來,我是太細了,”她來到了排水溝的時候說。“不過我知道我的身份
    ,而這也算是一點小小的安慰!”
        所以織補針繼續保持著她驕傲的態度,同時也不失掉她得意的心情。許多不同的東西在
    她身上浮過去了:菜屑啦,草葉啦,舊報紙碎片啦。
        “請看它們游得多么快!”織補針說。“它們不知道它們下面還有一件什么東西!我就
    在這兒,我堅定地坐在這兒!看吧,一根棍子浮過來了,它以為世界上除了棍子以外再也沒
    有什么別的東西。它就是這樣一個家伙!一根草浮過來了。你看它扭著腰肢和轉動的那副樣
    兒!不要以為自己了不起吧,你很容易撞到一塊石頭上去呀!一張破報紙游過來了!它上面
    印著的東西早已被人家忘記了,但是它仍然鋪張開來,神氣十足。我有耐心地、靜靜地坐在
    這兒。我知道我是誰,我永遠保持住我的本來面目!”
        有一天她旁邊躺著一件什么東西。這東西射出美麗的光彩。織補針認為它是一顆金剛鉆
    。不過事實上它是一個瓶子的碎片。因為它發出亮光,所以織補針就跟它講話,把自己介紹
    成為一根領針。
        “我想你是一顆鉆石吧?”她說。
        “嗯,對啦,是這類東西。”
        于是雙方就相信自己都是價值很高的物件。他們開始談論,說世上的人一般都是覺得自
    己非常了不起。
        “我曾經在一位小姐的匣子里住過,”織補針說,“這位小姐是一個廚子。她每只手上
    有五個指頭。我從來沒有看到像這五個指頭那樣驕傲的東西,不過他們的作用只是拿著我,
    把我從匣子里取出來和放進去罷了。”
        “他們也能射出光彩來嗎?”瓶子的碎片問。
        “光彩!”織補針說,“什么也沒有,不過自以為了不起罷了。他們是五個兄弟,都屬
    于手指這個家族。他們互相標榜,雖然他們是長短不齊:最前面的一個是‘笨摸’(注:“
    笨摸’、“餂罐”、“長人”、“金火”和“比爾——玩朋友”,是丹麥孩子對五個指頭所
    起的綽號。大拇指摸東西不靈活,所以叫做“笨摸”;二指常常代替吞頭伸到果醬罐里去餂
    東西吃,所以叫“餂罐”;四指因為戴戒指,所以看起來像有一道金火;小指叫做“比爾—
    —玩朋友”,因為它什么用也沒有。),又短又肥。他走在最前列,他的背上只有一個節,
    因此他只能同時鞠一個躬;不過他說,假如他從一個人身上砍掉的話,這人就不夠資格服兵
    役了。第二個指頭叫做‘餂罐’,他伸到酸東西和甜東西里面去,他指著太陽和月亮;當大
    家在寫字的時候,他握著筆。第三個指頭是‘長人’,他伸在別人的頭上看東西。第四個指
    頭是‘金火’,他腰間圍著一條金帶子。最小的那個是‘比爾——玩朋友’,他什么事也不
    做,而自己還因此感到驕傲呢。他們什么也不做,只是吹牛,因此我才到排水溝里來了!”
        “這要算是升級!”瓶子的碎片說。
        這時有更多的水沖進排水溝里來了,漫得遍地都是,結果把瓶子的碎片沖走了。
        “瞧,他倒是升級了!”織補針說。“但是我還坐在這兒,我是那么細。不過我也正因
    此感到驕傲,而且也很光榮!”于是她驕傲地坐在那兒,發出了許多感想。
        “我差不多要相信我是從日光里出生的了,因為我是那么細呀!我覺得日光老是到水底
    下來尋找我。啊!我是這么細,連我的母親都找不到我了。如果我的老針眼沒有斷了的話,
    我想我是要哭出來的——但是我不能這樣做:哭不是一樁文雅的事情!”
        有一天幾個野孩子在排水溝里找東西——他們有時在這里能夠找到舊釘、銅板和類似的
    物件。這是一件很臟的工作,不過他們卻非常欣賞這類的事兒。
        “哎喲!”一個孩子說,因為他被織補針刺了一下,“原來是你這個家伙!”
        “我不是一個家伙,我是一位年輕小姐啦!”織補針說。可是誰也不理她。她身上的那
    滴封蠟早已沒有了,全身已經變得漆黑。不過黑顏色能使人變得苗條,因此她相信她比以前
    更細嫩。
        “瞧,一個蛋殼起來了!”孩子們說。他們把織補針插到蛋殼上面。
        “四周的墻是白色的,而我是黑色的!這倒配得很好!”織補針說。“現在誰都可以看
    到我了。——我只希望我不要暈船才好,因為這樣我就會折斷的!”不過她一點也不會暈船
    ,而且也沒有折斷。
        “一個人有鋼做的肚皮,是不怕暈船的,同時還不要忘記,我和一個普通人比起來,是
    更高一招的。我現在一點毛病也沒有。一個人越纖細,他能受得住的東西就越多。”
        “砰!”這時蛋殼忽然裂開了,因為一輛載重車正在它上面碾過去。
        “我的天,它把我碾得真厲害!”織補針說。“我現在有點暈船了——我要折斷了!我
    要折斷了!”
        雖然那輛載重車在她身上碾過去了,她并沒有折斷。她直直地躺在那兒——而且她盡可
    以一直在那兒躺下去。
        (1846年)
        這篇小故事,最初發表在《加埃亞》雜志上。它所表現的內容一看就清楚。1846年
    夏天,安徒生和他的朋友丹麥著名的雕刻家多瓦爾生,在丹麥的“新島”度暑假。多瓦爾生
    一直喜愛安徒生的童話。有一天他對安徒生說:“‘好,請你給我們寫一起新的故事——你
    的智慧連一根織補針都可以寫出一起故事來’。于是,安徒生就寫了《織補針》這個故事。
    ”這是安徒生在他的手記中寫到的。
      

    [上一篇]        [關閉窗口]        [下一篇]



    freemovies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