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1qfgx"><i id="1qfgx"><sub id="1qfgx"></sub></i></div>

  1. <video id="1qfgx"><td id="1qfgx"></td></video>
  2. 您現在的位置:杏壇小學語文教學>童話>安徒生童話

    兩兄弟

     

        在丹麥的一個島上,在麥粟田中間高高兀出古議事會址①的所在,在生長著高大的山毛
    櫸樹林的地方,有一個很小的鎮子②。這里矮小屋子都是紅頂的。在這樣的一所屋子里,在
    火爐里燒得白晃晃的火和灰的上面,燉著很奇特的東西;玻璃杯里有東西被燒開翻滾;有些
    東西被摻和在一起,有的東西被蒸溜了,缽里的草類的植物被搗碎了。這都是一位老年人干
    的。
        “我們必須按照正確的原則辦事!”他說道,“是啊,正確的,真實的,我們得認識和
    把握住每一件事物的真締。”在屋子里,在賢惠的主婦身邊,坐著他們的兩個兒子,都還
    小,但是已經有成年人的思想了。母親時常對他們講正義,講合理合法,講堅持真理,真理
    是上帝在這個世界上的化身。大的那個孩子,看來很聰明、敏銳。他的興趣是研究自然力,
    研究太陽星星之類的事物,這些比任何童話對他都要美好得多。啊,出去旅行探險,或者去
    探索如何才能仿造鳥類的翅膀,然后飛起來,那會是多么幸福!是的,就是探索正確的事
    物!父親很對,母親很對;把世界維系在一起的是真理。
        弟弟則更安靜一些,完全專注于書籍。讀到雅可布披上羊皮裝成以掃把長子權騙到手③
    的時候,他便憤憤地攥緊自己的小拳頭,對詐騙十分惱怒。讀到暴君,讀到存在于世上的不
    公平和邪惡的時候,他會流出眼淚。正義和真理最終必定勝利的思想,強烈地充滿他的胸
    懷。有一天夜里,他已經上了床,但是窗簾沒有完全拉嚴,有光線射進照著他,他帶著書躺
    在床上,他得把梭倫④的故事讀完。
        他的思想奇異地領著他飄得很遠。床好像成了一條大船,船帆被風吹得完全脹了起來。
    他是在做夢呢還是怎么回事?他航行在波濤洶涌的海上,在時間的大海之中,他聽到了梭倫
    的喊聲,用的是外國語言但卻又能聽得懂。這聲音喊出了丹麥的那競選名言:“以法立國
    ⑤!”
        人類的智慧之神,來到了這貧寒的屋里。他把身子彎向了床,在孩子的面頰上吻了一
    下:“在榮譽中保持堅強,在生活的斗爭中保持堅強!把真理放在胸中,飛向真理之鄉!”
    哥哥還沒有上床,他站在窗前,望著草地上升起的霧靄。那不是山精姑娘在跳舞,一位老年
    真誠的幫工千真萬確對他講到過山精跳舞。但是他有更聰慧的見解,那是水蒸汽,比空氣還
    暖,所以它們便升了起來。有一顆流星閃光滑過,這孩子的思想一下子便從地面上的霧靄高
    高地飛到那閃光體上去了。天空中星星在閃動,就好像有金線從星星上垂到我們的地面上一
    樣。
        “隨我去翱翔吧!”這聲音一直傳到了這孩子的心中。人類的偉大的智慧之神,用比
    鳥、比箭、比世界上任何能飛的東西都要快的速度,把他一下子帶到了太空之中,帶到了一
    顆顆星用發出的光把各天體綁在一起的地方。我們的地球在稀薄的空氣中轉動,一個個城市
    好像都靠得很近。有一個聲音穿過了各天體響了起來:
        “偉大的精神智慧之神把你托起的時候,什么是近,什么是遠?”
        小孩又站到了窗前,朝外望去,弟弟躺在床上。母親叫著他們的名字:“安諾斯和漢
    斯·克里斯欽!”
        丹麥知道他們,世界知道這兩兄弟——奧斯特。
        題注:這里講的是丹麥兩位奧斯特的事。哥哥是對安徒生有過很多影響的丹麥科學家,
    電磁的發現者。關于他,可參見《天鵝巢》注10和《演木偶戲的人》注5。弟弟安諾
    斯·桑德·奧斯特(1778—1860)是丹麥法學家和政治家。
        他們的父親蘇昂·克里斯欽·奧斯特(1750—1822)是藥劑師,藥鋪老板。
        ①在部落時代,部落的人聚在一個特定的地方商量本部落的大事。這是后來議會的雛形。
        ②丹麥朗厄蘭島上的魯茲奎賓城。
        ③圣經舊約《創世紀》第27章講,猶太人的始祖亞布拉罕的兒子以撒在暮年時要給他
    的長子以掃祝福。這事被以撒的妻子利巴加知道了,她讓她的次子——以掃的孿生弟弟披上
    羊皮偽裝成以掃(以掃身上有毛),以騙取以撒的祝福。
        ④希臘的詩人和法律起草人(公元前約640—560)。他寫成的法律是日后雅典法
    律的基礎。
        ⑤這是1241年丹麥制定的《日德蘭法》的序言的序詞。這個法律至今仍然有效。這
    句話也成了丹麥最著名的政治口號。現在在哥本哈根法院的大門上方的壁上還刻著這句話。
        
     

    [上一篇]        [關閉窗口]        [下一篇]



    freemoviesxxx